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只是,親愛的,我好像忘不了你

親愛的,你還好嗎?我已經習慣了深圳這忽然大風的天氣,我已經習慣了只是靜靜地看著你偶爾會亮但再也不會閃動的QQ頭像,我已經習慣了沒有你的日子。
  親愛的,你還好嗎?你應該已經習慣了荊州的平原氣候,婚紗拍攝荊州的忽冷忽熱,你應該已經習慣了沒有我的陪伴,你身邊應該已經有了另外一個人。
  親愛的,可我還在想念你。
親愛的,你記得我說過的喜歡你嗎?
我們是在遊戲中認識的,在dota這個遊戲中很少有女生。你的ES我的SF,十分鐘打退對面後你很喃喃地說了句“怎麼都退了啊,我還是第一次玩牛牛呢。”我毫不猶豫的加了你,沒想到你居然會成為我的羈絆。
其實呢,人生的每一場相遇都是緣分吧,沒有對與錯的。
那時候,我在深圳電子廠做過工,我跟著叔叔跑過業​​務,我唯獨不喜歡待在學校。其實,專科算大學嗎?我喜歡自己出去闖。
那時候,我快畢業了,在家等著去學校拿畢業證,3-peaks順便再小鎮做個能天天上網的網管。
  那時候,我在遊戲中遇見了你。
網絡是虛幻的,我比誰都了解,我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學生。
  可是,我卻陷入了對你的依戀。
小鎮停電了,我無事可做倒在床上睡覺,你正好在線,然後我們居然聊了一下午。
我給你講我看到的世界,你覺得如此新奇。我給你講別人外表下的骯髒,你卻說你不相信有那樣的人,你說如果有那樣的人,他的媽媽會打死他。我當時只能說我快笑死了,這還是大學生嗎?
可是笑著笑著我卻喜歡上了跟你聊天的感覺。有人說,二十一天就可以養成一個習慣。可是我已經習慣了每天與你聊天,可是只用了七天。
週末,我們就一起玩遊戲,語音的時候,你的聲音那麼甜膩,完全像個小娃娃。我的脾氣不好,遊戲輸了我會生氣,那個時候,你就像個受委屈卻不敢吭聲的小孩,默默地等我開口,我只能由好氣又好笑。
我們視頻了,可是我的網吧沒攝像頭,我看到了那個小小的你,南方的女孩,小個子,完全看不出已經上大學了。
以後的日子我們習慣了彼此的陪伴。
拿畢業證的那天,兄弟們個個喝得人仰馬翻,我不喜歡流淚的場面,藉口去廁所打了個電話。我說,夏夏,我畢業了。夏夏,電磁爐等我混好了我就去找你,混不好你就去找個對你好的人。
你哭了,你沒接我的話,你只是問,你會忘了我嗎?
  我說,會吧,我這人沒那記性。
  然後我們沉默了,我掛了電話。
深圳忽來的颱風,刮亂了人心,也模糊了我的思念。我只是每天機械的工作,盡量忙碌起來,好讓自己不想你。
保留了以前的手機號碼,卻不敢接你的電話。看著你的短信流淚,卻強迫自己不回。夏夏,我可以想像你的痛苦,你是個愛哭的女孩,可是你要學會長大啊。
我想,二十一天,可以讓習慣沒有我吧?
不能給的幸福,還是不許諾的好。
  只是,親愛的,我好像忘不了你
PR

欲把西湖比西子

欲把西湖比西子,濃妝淡抹總相宜。這是宋朝大文學家蘇軾對杭州西湖的美譽之詞。這位誕生於巴蜀大地的詞人,其故里峨眉離九寨只有一步之遙,卻沒有機會見到這比西湖還美的景色,不能不說是一個千古的遺憾。如果他能見到這色彩斑斕、雪山倒影的人間美景,一定會寫出與之媲美的詩句流芳千古牛栏奶粉最新事件2013。蜀道難難於上青天,高山峽谷的阻攔,使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李白與九寨無緣。峨眉山月半輪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。如果他知道平羌的上游,還有這麼一處人間仙境,一定會腳著謝公屐,身登青雲梯,一夜飛度鏡湖月。迷人的西湖、奇秀的黃山伴隨著唐詩宋詞,已走過了千年的歷史,九寨這位剛剛走出閨閣姍姍來遲的仙女,不知何時才能與李白、蘇軾這樣浪漫的詩人相會牛栏奶粉召回

我看九寨之美,不僅是它的自然美,更多的是人與自然的和諧之美。經幡獵獵,羌笛悠悠,勤勞淳樸的九寨藏民,與這山、這水、這樹共存了千年、呵護了千年,為人類留下了一個神奇的九寨,一個真實的人間天堂。二十世紀七十年代,當九寨的寨門被剛剛打開一條縫隙時,吳中倫教授力荐政府把寨門關上,他的遠見卓識使得這片神奇山水免遭破壞得以完好的保存。抬頭看到棧道上的遊人,像一條望不到盡頭的彩流緩緩移動時,在想它的下一個千年是否還會這樣人潮湧動男裝t-shirt

カレンダー

01 2020/02 03
S M T W T F S
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最古記事

(01/11)
(01/19)
(02/01)
(02/25)
(02/27)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