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這個人,我欠她太多

是的,從我來到這個世界始,便源源不斷地帶給她苦難。

長大後一當提起小時候,姐姐便會用仇恨的口氣對我說,我是個很會折磨人的人。于是不敢提起小時候,心裏對她的愧疚根深蒂固,迫切希望一夜長大,成長成有足夠的能力報答她的人。她,這世界上最美最偉大的奶奶。

對于自己的惡行,至今還有殘碎的畫面存留于腦海,這便是我用來反省、用來激勵自己的武器。我記得罪惡的我深夜仍趴在她背上不肯睡去,也不讓她入睡;我記得爸爸把我倒吊起來是她怎樣聲嘶力竭地求情;我記得無禮的我頂撞她時肆無忌憚地罵她的外號……我欠她太多,太多。

如今的她比起當年更老了,但仍留在家鄉,替叔叔帶孩子。從哥哥,到現在的小堂弟,相差二十多年,她便這樣操勞了二十多年,默默的爲我們的成長付出了畢生心血。漸漸懂事的我,只能在遙遠的地方,默默地心疼她、感激她,卻無力爲她做點什麽。

因爲要做白內障手術,爸爸把她接了過來,終于可以爲自己做微乎其微的感恩。奶奶這次來家裏,明顯又老了。並不是面容上的蒼老,是腦子不好使了。她總會和我聊天聊到一半時問:“你是哪個”每次都讓我哭笑不得,安慰自己說奶奶的孫女太多個,卻不禁意識到奶奶的記憶力下降了;她總忘了滴眼藥水,每次提醒後便滿床找;一天問我好幾遍學校在哪裏……今天中午吃飯時,她看到我後說:“咦?你也回來了”。我心想她又把我當成別的孫女了,傍晚回家後她問:“你中午沒回來嗎?”我便把中午的事告訴她,她似乎想起來了,不好意思地笑了了;晚上姑姑來家裏,拿一雙新鞋給奶奶,姑姑走後奶突然指著鞋子說:“這是誰的?”她才剛試穿過啊。

今年的我有耐心了很多,不厭其煩地跟她解釋,而對她偶爾的頑固也學會包容——像當年她對我的包容。兩個姐姐都不在這裏,我似乎便不再是擺設品了。星期六那天給她放熱水洗頭、洗澡,吹頭發,看著奶奶黑白不均的頭發慢慢變幹,一時很欣慰,終于可以照顧她了。

關于未來,現在的我不僅感到迷茫,還有種渴望而又想逃避的矛盾心理。想要趕緊長大,有能力報答他們,卻又擔心不僅做不到,反而給他們帶去更大的負擔。所以,唯一能做的,便是抓住現在,在他們都健在的時候,從點點滴滴中償還他們。而奶奶,便是我最想彌補的人。

但願手術後能還給奶奶一個清晰明亮的世界。她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奶奶,我在心裏默默祈禱:好人有好報。

奶奶一直很喜歡花。每次路過誰家門口看到有種花時,便會停下來看看,告訴我這是什麽花,那是什麽花。她說年輕時她們會摘一朵紅花或是黃花,插在頭發上。

我能想象,年輕的奶奶頭上帶著鮮花的模樣有多漂亮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最古記事

(01/11)
(01/19)
(02/01)
(02/25)
(02/27)

P R